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千亿婚契,总裁宠妻上瘾
千亿婚契,总裁宠妻上瘾夏沫萧景颢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千亿婚契,总裁宠妻上瘾星蕊

主角:夏沫萧景颢
三年的婚姻,她自认自己的付出足以感化一块石头,但那渣男却在她流产之际,带着大腹便便的小三登门入室。“离婚?我夏沫只有丧偶,没有离异!”她撕心大吼,本以为能留住这份婚姻,却以外婆的惨死作为收场。就在她签下离婚协议,净身出户的时候,另一个男人出现了:“做我的太太,我让你风风光光的踩回去!”她怀揣着仇恨签下协议,却不知自己进入了比狼窝还可怕的深渊……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9-17 00:25: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千亿婚契,总裁宠妻上瘾》精彩章节试读

听见这话,夏沫顿时满脸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子,她两眼死盯着陈夫人,眼中燃烧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就在夏沫要说话的时候,陈夫人已经扶着唐莉往别墅里面去了。

“还不滚?”陈海的面容布满了寒冰,此时此刻,他连看一眼夏沫,都不屑!

乌云密布,小雨淅沥地下着,夏沫的衣裳已经被雨水淋湿,眼前的是视线已经被雨水冲洗得模糊。

她轻轻的放下外婆,然后朝陈海的方向爬去。

这一刻的夏沫已经卑微到了尘埃中,她没有尊严的跪在陈海的脚边,伸手紧紧的拽着陈海的裤脚。

“陈海……我求求你……帮我送外婆去医院……她的身体挨不住了……我求求你……你要离婚,我马上签字……我求求你……”夏沫的手指关节发白,她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卑微和乞求。

她不能在失去外婆了,就算她恨陈家人,可是这一刻她怎么能拿外婆的生死来开玩笑?

陈海低下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沫,他的眼神晦暗,让人琢磨不透。

“陈海,还不进来?小心在外面沾染了死人的晦气,给我的孙子带来厄运!”陈夫人的声音隔着雨幕,字句清晰的响在夏沫的耳畔。

闻言,陈海轻轻的叹了一口,他蹲下身,将夏沫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

而他的裤脚处,则有五个带血的手指印。

“陈海……阿海……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帮我救救外婆……”夏沫的手被掰开,她又立刻抓住陈海的衣袖,她的声音嘶哑,莫名的叫人心里难受。

陈海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外婆的希望……

夏沫怔怔的看着陈海,漆黑幽暗的眼中那一簇火苗,在风雨中摇曳着。

“夏沫,快滚吧!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讨人嫌的女人!你若是不带着你外婆赶紧走,我不介意帮你送外婆入火葬场!“陈海的黑眸猛的一沉,他一把甩开了夏沫的手。

“陈海!”夏沫撕心裂肺的吼道。

而陈海却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潇潇暮雨中,夏沫的灵魂仿佛都在呜咽,她的目光悲凉如冰雪。

眼角酸涩至极,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不停的滑落,和雨水融合在一起。

陈家……

陈海……相爱三年,换来就是这样的后果吗?

夏沫在雨中哭得悲伤而又绝望,她的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夏沫……夏沫……”外婆一声一声的呼唤着夏沫,那扬起的手也无力的摔下。

她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外婆的身边。

“外婆……外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夏沫语无伦次的说话。

外婆却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了夏沫的手腕。

“夏沫……外婆怕是不能继续陪着你了……不要恨你的妈妈……不要……”外婆虚弱的呢喃道,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夏沫。

“我答应你不恨……不恨……外婆你别说话!”夏沫眼泪一滴一滴的坠落,落在外婆的脸上,和着那鲜红的血液,晕染出三两朵的血花来。

外婆欣慰的笑了,笑容却如此的虚无缥缈。

“夏沫……顾清是我们顾家唯一的血脉,你舅舅他们不是个人,可是……外婆求你……看在外婆的份上……好好照顾顾清……顾清她……以前只是不懂事……”外婆断断续续的说着,片刻,她又猛地吐出来一口血液。

“她只是……不懂事……“外婆原本睁开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合上,像是要与这个世界长绝。

“外婆——”夏沫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看着已经合上眼帘的外婆,声音凄厉而又尖锐。

忽然之间,她的心脏好像被人掏空了,那里有悲伤和绝望不断的在蔓延着,将她的世界都渲染成血色的模样。

外婆死了……

最疼爱她的外婆也这样抛弃她了……

他们都不要她了……

夏沫的眼睛突然一下瞪得很大,只是瞬间,她的眼睛就布满了红血色,猩红至极,让人觉得恐怖。

“外婆……外婆……你起来啊……我不相信你就这样离开我了……我不信啊!”她伸出手将外婆紧紧的抱在怀中,任由外婆血液将她的上衣染成红色。

可是外婆就那样睡在她的怀中,再也不会用温暖的目光看着她,也不会用手抚过她的面容。

再也不会有人对她说:“夏沫……你要幸福啊!”

她什么都没有了……孩子死了……疼爱她的外婆也在这一刻离去……她满目疮痍的生命中,还剩下什么?

夏沫抬手将脸上的泪水擦掉,她深呼吸一口气,将外婆用力的背起来。

反反复复了几次都徒劳无功,还是别墅守门的大爷见她实在太可怜了,违背陈夫人的命令,冒雨跑上来,将半瘫外婆扶到了夏沫的背上。

“刘大爷谢谢你!今日之恩情,夏沫永世不忘!”夏沫瞬间就红了眼眶,她感激的看着莫大爷。

“少奶奶……夏小姐……您节哀吧……”刘大爷摆摆手,不等夏沫答话,又转身离开。

听见节哀二字,夏沫眼眶顿时又红了,滔天的恨意从她的眼底漫出,她背着外婆的尸体,站在别墅门前,痴痴的笑出了声音……

“陈海!“忽然,夏沫卯足劲的朝别墅中吼道。

尽管别墅大门紧闭,可是她知道他们一定躲在角落里,幸灾乐祸的看着她痛苦难过……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扎在我身上的刀子,千百倍的还给你!你要我死,我偏不死!”夏沫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声音中带着切齿的恨色。

夏沫吸了吸鼻子,她背着外婆的尸体脚步沉重的朝别墅外走去,漫天的雨幕中,她就像一个蜗牛一样,缓慢的爬行着。

外婆并不重,可是她的身体还未痊愈,根本就不能用力,她这会都是强忍着一口气。

夏沫的脸色如惨白,迷茫的雨雾中,眼前的雨花石小路好像没有尽头,整个世界孤独都就剩下她一个人。

她的腿不停的打颤,好像下一刻就要摔倒。

可是,她知道没有人会帮她,她只能靠着自己撑下去。

外婆的尸体逐渐的变得冷硬,就像是背的一块寒冰在身上,那股寒气,从空气中渗透到她身体里的每一个毛孔之中。

此时,没有人会懂得她的绝望和无奈,她仿佛被人推下了万丈深渊,她的身体瞬间就支离破碎。

夏沫像一个木偶人一样,双眼空洞,脚步机械的往前走着。

就在夏沫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忽然她的身后,响起一道如阳光一般温暖的男声:“夏沫。”

他的声音在这一刻,如耀眼的日光透过层层叠叠的云彩,落在她的周围,将她紧紧的包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