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减肥后王爷才说他喜欢胖的
减肥后王爷才说他喜欢胖的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白悦宁宋柏迟)

减肥后王爷才说他喜欢胖的小怪兽

主角:白悦宁宋柏迟
哗啦……”一盆碎冰水倒在昏迷了三天的白悦宁身上,彻骨冰寒,四五天水米没沾牙了,且受了酷刑浑身鲜血淋漓,她缓缓睁开满是血丝的双眼,视线都模糊不清。“白悦宁!”孝成王立在门口,逆光月色下身影阴森憧憧,仿似隐了獠牙的凶兽,“本王念夫妻一场,特来送你上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16 23:26:5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减肥后王爷才说他喜欢胖的》精彩章节试读

沈枝枝一言不发,冷眼看着她表演。

宋柏神色如冰。

“胆敢无视本王禁令,那就别怪本王……”还没等他说完,忽然就见沈枝枝猛一皱眉,然后俯身冲口喷出一口鲜血。

血溅当地,惊目骇魂,包括宋柏在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好几个胆小丫头甚至惊叫起来。

“侧夫人,侧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呀?”

沈枝枝吐完血双眼一翻就昏厥过去,桃月忙扶住她大声唤叫。

宋柏摆手让侍卫将沈枝枝扶上藤椅躺下,白怜晴立刻叫人传大夫来,但同时,她眼里隐透出一抹阴笑。

看来是雀苓藤发作了。

总算除掉心腹大患,今后席远就是她白怜晴的儿子了。

可她唇角笑宋还没漾开,忽又见沈枝枝竟睁眼又白醒过来。

枝枝颤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案头茶盏:茶里有毒,千万不能给世子喝。”

“茶?”

宋柏冷蹙长眉,马上叫侍卫封了茶盏茶壶不准移动,然后问桃月,“究竟怎么回事?”

桃月照实回答:“那茶是刚才思贤殿的人倒给侧夫人和世子的,世子没喝,只有侧夫人喝了。”

白怜晴听了这几句话登时倒吸一口凉气,白了脸色。

她忙道:“这茶不会有毒的,凡是世子用的膳食都用银针试过,绝不会有问题,妹妹如此说是怀疑我对世子心存不轨吗?”

枝枝装气促痛苦状,没有回答。

却见宋柏对白怜晴道:“夫人一向照看世子十分周到,本王不会怀疑你。”

沈枝枝:“……”

白怜晴:“王爷相信妾身就好,那可能是枝枝妹妹旧病发作,还是先送她回竹楹阁歇息吧!”

“不!”宋柏语气坚决。“事关世子安危,本王定要彻查。”

白怜晴刚刚恢复几分的脸色霎时又惨白起来。

沈枝枝将白怜晴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是冷笑不绝。

你不是会下毒么?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害人害己。

须发皆白的御医走进来,宋柏先让御医给沈枝枝把脉。

御医凝思诊了一番禀奏:“侧夫人是服用了毒物导致气血攻心,万幸中毒不深,尚无大碍。”

宋柏:“所中何毒?”

御医:“虽无法确定毒物,但必定是寒毒性极强的草木之毒。”

侍卫将茶盏端来给御医:“请看看这茶水可有异样?”

御医细看茶水发现里面细小枯叶,用手指拈出枯叶滴尝了尝,然后命人取来银针。

两根银针分别放入两盏茶水内,半晌过去,银针毫无变化。

白怜晴不露痕迹松口气。

正要说什么,忽又见御医从锦盒里拿出一柄铜制小勺。

茶水倒在铜勺上,只见铜勺立刻凝结出白霜状结晶。

这下满殿众人俱露出震惊之色。

众人皆不知当年给白夫人诊病的就是这位御医,他自然知道如何测出雀苓藤之毒。

宋柏惊骇:“茶里果真有毒?”

御医:“禀王爷,这下毒之人十分奸猾,用银针,水,火,俱无法试出毒性,但唯遇上纯铜之物才会显出其寒毒。”

宋柏额头渗出细密冷汗:“毒物是什么?”

御医:“依老臣三十年行医判断,此毒是外疆之物……雀苓藤。”

白怜晴一瞬间脸色灰白,不觉双腿一软后退两步,被身后丫鬟忙搀扶住。

“雀苓藤?”宋柏紧蹙双眉:“本王从未听说过此物。”

御医:“其实此物在瑄朝并不多见,七年前吏部侍郎白大人的夫人也中过此毒,所以老臣知道此物。”

这时白怜晴几乎瘫软下去,不是丫鬟扶着就要晕倒的样子,脸色比中毒的沈枝枝还难看。

宋柏缓缓转头看着白怜晴。

七年前白怜晴还待字闺中没和他成亲,偏偏这么巧,之前出现此毒物的也是白家,现在就是极缺心眼的二百五也很难不怀疑白怜晴。

见夫君面有怀疑,白怜晴忙跪下抓住王爷长衫下摆哭诉。

“王爷,此时和妾身毫无关联,妾身在侧夫人昏迷后一直照料世子,从没发生任何险事,王爷可要相信妾身……”

沈枝枝在躺椅上仍一言不发,现在指向已经很明显,就等着宋柏彻查此事,便可除掉白怜晴了。

可宋柏接下来的举动让人差点没惊掉下巴。

就见宋柏居然双手扶起白怜晴,温言道:“本王怎么会怀疑王妃?这些年王妃劳心劳力周全王府和世子,本王最是知道的。”

白怜晴哭得梨花带雨,无言垂下头。

沈枝枝却傻成木头人。

心底痛骂宋柏被美色迷惑,连基本判断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了。

宋柏吩咐侍卫彻查雀苓藤一事,然后叫人送沈枝枝回竹楹阁,请御医悉心医治。

竹楹阁外有侍卫把守,院里只有几个扫洒下人。

紫霄草在阁架上微微摇摆,桃月也没在意,她谨慎关上大门后请御医进入后殿。

御医方对沈枝枝道:“侧夫人刚才喝下的磷黄散分量有限,只会吐出两口淤血,不必担心会有遗患。”

沈枝枝:我自然相信程老御医的医术,我和白悦宁是闺中密友,所以知道当年也是您给白夫人诊出毒症,冒昧请御医来帮忙。”

程御医:“可惜悦宁小姐惨死,白夫人娘家满门流放,惨呐!”

沈枝枝轻叹一声。

“悦宁死的惨,我之前也病的可疑,可不知御医能诊出些症候么?”

程老御医:“侧夫人体内却有余毒未清,两年前定是中毒才会晕厥不醒和身体肿胖。”

沈枝枝:“那还能治愈吗?”

“能!”程老御医语气坚定,“行医本该救死扶伤,老朽义不宋辞。”

这时,桃月双手托着茶盘走进来,低声道:“侧夫人,侍卫已经从厨房找出剩余的雀苓藤,只是厨房的人还未招认受谁指使。”

沈枝枝冷冷一笑。

“王爷见他宝贝儿子差点被毒死才会彻查,要是我独个被毒死,恐怕早扔野地里埋了。”

桃月瞪着无辜大眼睛:“侧夫人,小世子也是你儿子……”

“咳咳……”沈枝枝忙咳嗽化解尴尬。

程老御医:“如今虽然王妃娘娘嫌疑最大,但王爷似乎有意偏袒,这……。”

“唉……!”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