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Boss有话说:碰瓷我是专业的
Boss有话说:碰瓷我是专业的楚临江沈曼曼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Boss有话说:碰瓷我是专业的雨落寻晴

主角:楚临江沈曼曼
初见,她误摔在他的车前,悲惨崴脚不说,还被她的女伴误认为是“碰瓷”钓金龟的捞女。谁知,一次升职,女魔头成了她的上司,而他却成了她的大BOSS。一个横挑鼻子竖挑眼,一个笑里藏刀桃花眼,哪个都得罪不起。在女魔头和大BOSS的夹缝中生存,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偏偏老天还要给她的生活再加一点悲惨。“签了这份协议,从明天起,不用再来上班了。”小绵羊怒而掀桌:“楚临江,你特么当我是什么?!”总裁大人笑眯眯铺平...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3 15:47: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Boss有话说:碰瓷我是专业的》精彩章节试读

门口传来零星的几声拍掌,男人缓步走来,颀长的身形在残阳如血的房间里投下长长的侧影,楚临江在她桌边站定,施施然单手撑在桌角。

——————————————————————————

沈曼曼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楚楚楚楚总……”

男人淡淡“嗯”了一声:“据我所知,儿歌可不是这么唱的。”

“……所、所以呢?”

“所以沈主管得想想清楚,唱错了的地方是否要重新再唱一遍。”

楚临江的声音平静温和,只在“唱错了的地方”一句上加了重音,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让沈曼曼恍然觉得,眼前站的不是她形象光辉的上司,而是从地狱前来讨债的吸血恶魔。

“慢慢想,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男人如是道。

沈曼曼顿时觉得压力山大,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这特么一定是意有所指……绝对是意有所指吧!

还是那句话,楚大总裁多大的一尊佛啊,不可能只是很单纯对她唱错的几个字斤斤计较。

如果她没有听错,刚才那句话咬字的重音,重中之重的地方,是落在“错了”两个字上。

他是要她自己“想想清楚”,到底什么地方“错了”。

到底什么地方错了……那还用想吗?

“楚总我错了。”她自知绝对够不上他的段数,当机立断承认错误,争取坦白从宽。

男人温和的假面仍是不肯摘下,淡淡道:“哦?沈主管做错什么了,说来听听。”

在楚大BOSS温情款款的注视之中,沈曼曼在醉人的春风里无语凝噎了:“我我我不该散播事关楚总的不实言论。”

“继续说,散播什么不实言论了。”

沈曼曼感觉自己的头快要低到尘埃里:“不该说目睹了楚总的奸情……”

“奸情不是问题。”楚大总裁出人意料地勾了勾唇角,“你不该在公司宣传你把我臭骂了一顿,我和你很熟吗,沈主管?”

总裁大人说得义正言辞,叫人无法反驳。是啊,她和他很熟么?一点也不,怎么能够为了制造他的八卦把自己搭进去呢?!只怪她光顾着报复他给他制造八卦,满以为只要制造一个更大的八卦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却忘了把自己从八卦里摘个干净。

现在大家的注意力是转移了……

大BOSS的注意力也转移了,目标对准了她。

沈曼曼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不熟不熟,我和您就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从前不熟,以后也不会熟……”沈曼曼举手发誓,“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楚总您相信我。”

男人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这是……原谅她了?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要有惩罚。”

沈曼曼闭了闭眼:“楚总您说,要扣工资还是罚奖金!”

“都不是。”事实证明楚总的心思山路十八弯,和常人格外不同,“我将错就错,给你一个机会和我熟起来。”

啥???

要不是男人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沈曼曼几乎都要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楚临江体贴地看了她一眼,随手帮她把桌上的包拎在手边:“缓一缓,我可以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感受幸福。”

沈曼曼几乎有点佩服自己,在这样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下,还能抽出备份的小脑思考:“……一分钟之后呢?”

“你要请我吃晚餐,作为精神补偿。”楚大总裁理所当然地道。

夜幕降临时分,沈曼曼面色僵硬地坐在了西京最贵的法式餐厅里,流转的灯光和曼妙的音乐,都无法阻挡她内心汹涌澎湃的……悲愤。

看着自己对面衣冠楚楚风姿翩然……拿着菜单眼睛不眨地点菜的男人,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她脸上细微的小表情被男人一丝不差地捕捉在眼中,唇角弯起一个微不可觉得浅淡弧度,转头吩咐侍应生:“最后再来一份鲜蘑菇蛤蜊汤。”

沈曼曼几乎不能言语,只觉得自己的心和钱包一并在滴血。

生命中倒是难得遇到一个这样鲜活的女人……尤其是看起来工作也格外出色的鲜活女人。只可惜,看样子智商只是阶段性上线,比如现在,就明显处于掉线状态。

不过,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他可以放心试上一试。

楚临江重新把视线定格在女人快要抽抽起来的脸蛋上,好整以暇地建议:“今夜月色不错,不如我们再开一瓶八二年的拉菲?”

“不要!”沈曼曼斩钉截铁。

“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请我吃饭的,”楚大总裁一副奇货可居的样子,恬不知耻地表明自己的价值,“沈主管确定不要再大方一点,为自己多争取一点表现?”

沈曼曼咬牙瞪着桌上满桌的美味佳肴:“正如楚总所言,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请您吃饭,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您想象的那么大方,比如我。”

“看出来了。”楚临江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大手一挥:“别说了,吃吧。”

沈曼曼满腔的眼泪在心底逆流成河,满桌的各式餐点都在眼前化作了明晃晃的银子,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所有的心痛,只能肉偿。

好歹要吃回本来。

她把碟子里的牛排和意面都当做眼前张牙舞抓的大总裁,在心里磨刀霍霍千百遍,所有肉食果蔬狠狠挥舞着叉子往嘴里送,吃香分外豪放狰狞。

楚临江看得好生敬畏:“不知道的,还以为沈主管和眼前这块牛排有十八代的血仇。”

沈曼曼嚼着大块的鲜嫩牛肉,语带幽怨:“看楚总刚才点菜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楚总和我有十八代的血仇。”

“那就……一杯泯恩仇吧。”

男人小抿一口花茶,笑容浅浅,活脱脱一只不怀好意的大尾巴狼。

沈曼曼咬了咬牙,再咬了咬牙。

但不知为何,在那明晃晃的大尾巴狼笑容之中,她还是不由自主伸手举杯,和他手中的小小瓷杯碰出了低低的一声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