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情深由你
《情深由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情深由你》最新章节列表

情深由你宝姝

主角:岳妙笙白非离
岳妙笙为了摆脱家中安排的商业联姻,改变与渣男结婚的命运,而和白非离闪婚,婚前白非离隐瞒了身份,本来岳妙笙以为白非离只是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没想到居然是个高富帅的总裁......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3 15:20: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情深由你》精彩章节试读

高娜双手捧心开始犯花痴:“好想近距离看一看白总啊!”

岳妙笙失笑:“那一会下班的时候你冲过去看呗!”

“不敢啊!”高娜无比忧伤地说:“他的气场太强大,属于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那一类,我也就远远地看一眼过过干瘾!”

岳妙笙无语,陈玉洁气闷闷地站起来:“岳妙笙,你少得意,就算白总叫你进了他的办公室,他也不可能看得上你!”

岳妙笙淡淡地说:“嗯,是看不上我,要不你去试试,看看他看不看得上你?”

陈玉洁气得七窍生烟:“不就是进了一下白总的办公室嘛,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说完就站起来朝外走去,高跟鞋踩得山响。

高娜白了她一眼:“妙笙,别理她,自从经理离职后她就像到了更年期,天天像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对手这种事情要在同一个层面才是对手,差距太大根本就构不成对手之说,对岳妙笙而言,陈玉洁就是那个连对手都算不上的人,她又有什么好和她计较的?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岳妙笙到附近的公交站台等公交。

白非离的房子比她之前租的房子离公司更近一点,只是这条线上的公交车反而不如之前租房子的地方好搭,她连等了好几辆公交车车上都人满为患。

岳妙笙在纠结要不要打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林肯停在她的面前,车窗降下,白非离对她招手示意她上车,她上车之后问:“你不是有事吗?怎么还在这里?”

“刚从公司出来,见你还在这里,就过来了。”白非离笑着回答。

岳妙笙有些担心地问:“会不会耽误你的事?你要是忙的话要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我走回去就好。”

白非离的脸一沉她就觉得车里的温度低了好几度,此时刚好是红灯,车停下,她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回看她:“你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事情能比送老婆回家更重要吗?”

岳妙笙直接就愣在了那里,难道他是为这件事情生气?

绿灯亮起,白非离一边开车一边说:“阿笙,我们已经结婚了,也许到现在为止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并不多,但是我们以后是要过一辈子的人,你不用对我那么客气疏离。也许现在我们没办法像正常夫妻那样无话不说,但是我们可以先谈恋爱,你要是觉得把我当老公别扭的话,可以先把我当男朋友处。”

这是岳妙笙和白非离认识后他说的最长的一段话,她的心里有暖意生起:“好,我以后不跟你客气,到时候你不要嫌我烦。”

其实岳妙笙刚才说让他在路边把她放下来只是她平时待人的习惯,因为她是一出生就被遗弃,所以她比一般人更加敏感,不愿意给人添麻烦,倒不是和白非离见外。

白非离嘴角微勾:“荣幸之至。”

岳妙笙也笑了,在公司里看他他是高高在上的,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他却完全不一样,这种被人区别对待的感觉真的很好。

很快就到了楼下,岳妙笙下车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忍不住说了句:“喝酒伤身,你今晚应酬的时候能不喝酒就不要喝酒。”

她说完这句话后脸就红了,她觉得自己管得好像有点多,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烦,没想到白非离从善如流地回应:“好,我听你的不喝酒,会尽量早一点回家。”

岳妙笙的脸顿时就红得更厉害了,她笑了笑,转身就进了楼道,白非离的眉毛微掀,踩下油门开车离开,她捂着胸口喘了口气,似乎遇到他之后她就总是说错话。

白非离是个守约的人,不到十点就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岳妙笙正在洗澡,洗手间里水声大,她没有听到开门声,等她洗完后裹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他正在餐厅喝水,餐厅和洗手间后隔得很近,两人都非常意外,顿时四目相对。

白非离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岳妙笙:因为刚沐浴完,她的脸在灯光下泛着**的红色,仿佛能掐得出水来;圆润的水珠从乌黑的发丝滑落,滴落精致的锁骨之上,顺着胸前完美的**曲线一路隐没到被浴巾裹住的风情之中。

他的喉结快速的滚动了一下,羡慕的凝视着那颗幸福的水珠,有一种要取而代之的欲望。

他再往下看,浴巾下是一双雪白修长的腿,因为浴巾很短,只刚刚遮住关键部位,越是这样就越是想让人看一探究竟。

什么是活色生香?这就是活色生香!

白非离的脚不受控制的朝她走了过去,他突然就觉得有点热了,伸手把衬衫的扣子解开,露出蜜色的胸膛和腹肌。

岳妙笙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这种样子,他的身材非常好,看起来瘦却很结实,等等,他……他朝她走过来这是想做什么?他该不会是想……

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见白非离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前,她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她以为家里没人,所以浴巾裹的不是太紧,此时已经露出了半个胸,她的锁骨上还有几滴水珠,她忙伸手护在胸前,逃一般的跑进了次卧。

白非离想起她刚才春光乍泄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他的妻子看起来身材纤瘦,实际上身材非常好,就是太害羞了点。

岳妙笙关上门之后心跳如鼓,她以为白非离起码要十一点才能回来,她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都没有带衣服进洗手间,所以今天也一样。

白非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去洗个澡!”

岳妙笙想起他露着胸膛的样子,心里一阵纠结,刚才好像是她想岔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她伸手挠头,觉得今天真的是意外重重,上班的时候U盘里放的是岛国动作片,到家里她又弄成这副样子,不知道他会不会怀疑她是故意勾引他!

她平时做事非常稳重,今天在他的面前却一再出错,她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她忍不住伸手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