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天才妙针
《天才妙针》大结局免费阅读 《天才妙针》最新章节目录

天才妙针似风追云

主角:夜无伤雨珊
一场意外的劫机事件,夜无伤穿越到了玄天大陆!带着一卷神奇的天书,开始了他的惊艳之旅!治病救人,堪称岐黄圣手;比武竞技,他是绝世天才;驰骋沙场,化身神威将军;纵横天下,尽显风流本色!“针灸,你没听过吗?隔着衣服怎么扎,所以...美女,请宽衣!”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5-23 14:03:5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天才妙针》精彩章节试读

“啊,这里...不,不用扎针,不过也需要消毒!”

夜无伤脸上出现了尴尬之色,真是色迷心窍啊,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到了...

“噢!”

穆秋芸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尽量让自己不再发出旖旎的声音。

“实在是太丢人了,刚刚她竟然觉得十分舒服,而且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现在自己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看到穆秋芸胸前的红晕,越来越浓,夜无伤一愣:不会吧,这样都能...?

他不敢再耽搁,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真就说不清了!

收起自己的心猿意马,夜无伤开始行针。

天突、璇玑、华盖、紫宫、灵虚、神封、乳中、商曲、幽门;

施针过后,夜无伤做回桌边,不再和穆秋芸说话!

夜无伤给穆秋芸针灸整个用了一个时辰,当他将银针取出,对着穆秋芸道:“好了,穿上衣服运功,看看能逼出多少淤血!”

夜无伤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还躺在床上面红不已的穆秋芸说道。

“嗯!”

穆秋芸闻言,立刻就起身穿衣服。

“哎,形状真不错,应该快接近D罩吧?”

夜无伤一边收拾着,瞄了一眼即将隐藏的峰峦,小声的低估了一句。

“啊,你说什么?敌造?”

穆秋芸穿上了白色的贴身衣衫,却听到噎着话里面的两个字,只是不知道什么意思!

夜无伤没料到这穆秋芸耳朵这么灵,自己那么小的声音也听得到,看来这修为高了耳聪目明,以后还是得小心点。

“没什么,赶紧运功,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夜无伤可不想在这里讨论罩杯的问题,连忙对着穆秋芸说道。

十几个呼吸后,穆秋芸穿好了一副,只不过脸上还是有些尴尬。

她盘膝坐在床边,开始运转自己的功法,调集玄气运行小周天。

“啊...噗...咳咳咳...”

不到一刻钟,穆秋芸脸色一红,惊叫一声,接着一口黑血喷出,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砰!”

夜无伤看不到穆秋芸吐出淤血,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虽然还没有完全疏通经脉,但是却很有效果!

不过夜无伤还没有来得及上去扶住晃晃悠悠的穆秋芸,房门就已经被一脚踹开。

“芸儿!你对她做了什么?”

...

卫安远眨眼间就到了床边,看到地上一滩黑血,怒目直视夜无伤。

“安远,别鲁莽!”

穆秋风则是跟在后面,口中大喊。

原本三人一直守在门外,虽然心里着急,不过他们却不敢进去打扰,因为穆秋芸的伤势的确是比大熊要严重几百倍。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谁也不愿意看到。

几人按捺住心思,在外面等了一个多时辰,卫安远虽然不知道夜无伤如何给穆秋芸针灸,但是想到当初夜无伤给大熊疗伤的情况,他心里就里外不是滋味!

但是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清楚,所以也不能断定夜无伤就已经在占便宜。

可是等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两人出来,在加上穆秋芸的惊叫和咳嗽声,他立刻就一脚踢开了房门闯了进来。

这一下,连夜无伤都吓了一跳:***的,有病啊!还好这家伙现在才进来,要是之前,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儿!

“放手,卫安远,你做什么?”

卫安远的好心似乎并没有得到穆秋芸的好感,她一甩手就挣脱了卫安远,露出不悦之色。

“芸儿,你没事吧?”

穆秋风也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关切的问道。

“哥,我没事,感觉好多了!”

穆秋芸摇摇头,脸上的起色比之前好了不少,这淤血吐出来一些,至少让她不再感到那么憋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吴兄弟,对不起,刚才卫兄弟有些着急了,你见谅啊!”

穆秋风看到夜无伤脸色有点差,连忙赔罪。

“我没事!不过刚刚芸姐在运功,这次还好,但是下次我可就不敢保证还会没事,我先回去了,让芸姐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

夜无伤心里多少有点怒气,对着穆秋风一抱拳就走出了房门。

“穆哥,我...我只是担心芸儿!”

卫安远的脸色有些难看,自己这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好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下次别这么鲁莽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穆秋风却没办法责备卫安远,毕竟卫安远是好心办坏事。

“虽然卫安远喜欢芸儿,连大熊那一根筋都看得出来,只是芸儿对卫安远从来没有什么亲近的感觉,这么下去,的确是个问题啊!”

两人离开,穆秋风皱了下眉头,虽然卫安远跟他关系不错,但是自己却不会因此强迫妹妹,让芸儿开心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芸儿,你感觉怎么样?”

“哥,我真的没事,感觉好多了,你也去休息吧,这几天你们都够累的了!”

穆秋芸摇摇头,对着穆秋风劝道。

穆秋风看到妹妹的起色的确好了很多,心也略微放下,“好吧,那我先去给你弄点东西吃,这两天你几乎都没吃饭,这可不行!”

穆秋芸一听,也感觉自己有点饿了,就点了点头。

穆秋风离开去拿吃的,穆秋芸却坐在那里愣愣的出神,脸上很快就出现了娇羞的红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无伤每天都会给穆秋芸行针,虽然每次都会有些尴尬,但是十天之后也就习惯了!

穆秋芸背上的淤青已经完全消失,体内的经脉也全部疏通,虽然还需要回复一段时间,但是却不是针灸能恢复的,需要时间来慢慢调理。

“啧啧,以后看不到可是有点遗憾啊!”

夜无伤轻抚着光滑的肌肤,手中细腻的质感让他心猿意马,当双手再次到达峰顶,才收住了心思。

原本这峰顶是不需要攀登的,但是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第一次动了,后面不动岂不是让穆秋芸知道自己故意占便宜!

“这就当是诊金吧!”夜无伤觉得自己还是很正直的,不能让任何一方吃亏。

但是夜无伤却紧紧只是停留在欣赏而已,没有真的擦枪走火,他心里唯一的女人还是唐霓裳!

若是在这个世界没有遇到唐霓裳,他也许会放荡行迹,但是自从看到唐霓裳,也就是那个叫雨珊的,他就决定这是自己的唯一,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事情!

原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无赖的多再针灸两天,但是想到自己这么做可是对不起唐霓裳,夜无伤就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这种无耻的想法!

“芸姐,起来吧,你的伤势差不多已经好了,不用再针灸,不过还是要注意休息,最好一个月之内不要动武!”

夜无伤呼出一口气,将银针收好,对着穆秋芸说道。

“啊?好了?以后都不再针灸了吗?”

穆秋芸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夜无伤一听这语气,怎么好像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意味?

“额,暂时是不用了,不过芸姐要是还想要,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再多治疗两天!”

“呸,谁要啊!”

穆秋芸轻啐了一声,连忙开始穿衣服。

夜无伤走出房门,穆秋芸心里似乎是有了一丝淡淡的失落!

行针完毕,穆秋芸继续静养,她的三名同伴也没有离开。

夜无伤经过这十几天的治疗,针灸术自然娴熟了不少,他也打算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

而穆秋风则是早在五天前,穆秋芸恢复行动之后,就将三百金币交给了夜无伤。

这已经是他们几人的全部,为了不给穆秋芸治伤,他们是能卖的能借的都在这里了。

可是夜无伤对于金币并没有多少的兴趣,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对于这四人夜无伤的感觉还不错,虽然那个卫安远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醋意,但是为人还不算太坏!

他最终也只收下了一百枚金币,其余的都让穆秋风留下,该还的还,该用的用,再说了自己之前可是已经收了一些妙不可言的诊金!

穆秋风几人对于夜无伤自然是感激到了极致,这些金币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太重要了,要是全部送出去,他们最近一段时间都得停止修炼。

将这边的事情料理清楚,夜无伤也开始继续自己的炼丹大业。

夜无伤仔细回想关于炼丹的记忆,同时和从杂货铺购买的练丹基础对比。

想要炼制玄灵丹,必须具备两个基本的条件。

第一、拥有玄火。

玄火是指修炼者以体内玄气发出的火焰。

火焰的作用是熔炼药草,所以对于火焰的强度要求比较高,即便是一品丹药,也需要至少玄师级别的火焰才能做到。

这一点夜无伤自然是暂时达不到,不过却还有一个取巧的办法,那就是借助魔晶,制作出火炉一样的设备。

而第二点,则是需要强大的灵魂力量。

灵魂力量很难说明白,不过简单的理解就是,感觉灵敏、心智坚韧。

据说灵魂力量可以测试,但是夜无伤却从来没有测试过。

但是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自己可是两个人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总不至于差吧!

灵位随着修为的增加,灵魂力量也会相应提升,甚至还有专门锻炼灵魂力量的方法。

但是这些与夜无伤现在没多大关系,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借助魔晶成为一名初级炼丹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夜无伤走出客栈,去城里的杂货铺采购一些炼丹所需要的基本东西。

“千奇杂货!”

这名字,还真是别致!

看看这杂货铺的名字,倒是像模像样,夜无伤走进了杂货铺。

面容消瘦的杂货店老板看到夜无伤进来,立刻开口问:“小兄弟要买点什么?”

夜无伤打量了一下这杂货店里面的东西,的确是千奇百怪,够乱。

药锄、兽夹、弓弩、绳索、帐篷、驱蚊香...还有很多东西夜无伤都不认识。

看到这里面的确是有炼丹炉,夜无伤立刻开口,“老板,给我一个炼丹炉!”

店老板看了看夜无伤的年纪,开口劝道,“炼丹炉?小兄弟要自己炼丹?呵呵,听我老尤一句劝,年轻人啊,别浪费精力在那上面,炼丹师一百个人都不见得有一个人能成功,再说了就算是要炼丹,也得玄师才行啊!”

这店老板见过太多年轻的佣兵,因为买不起丹药而生出自己炼丹的想法,不过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失败了!

这老板倒是好心,夜无伤笑了下,“我想试一试,不是有那种用魔晶生成火焰的吗?”

老板看到自己的提醒这菜鸟没有听进去,也就不再劝了,只是心里想着:嘿,年轻啊,不栽几个跟头就不知道什么是疼!

“一个丹炉,五个金币,要魔晶的话每个三枚金币!”

不过老板却没有立刻去拿丹炉,看这小子的样子,估计连魔晶丹炉的价格都没打听清楚,买不买得起还是两说。

果然,夜无伤听到这价格,也是吃了一惊:“老板,你这也太贵了!”

“菜鸟,我这丹炉哪里贵了,你以为炼丹师那么好当啊,来,我给你看看我这丹炉!”

老板听到夜无伤嫌自己的东西贵,立刻就不答应了,转身走到货架边,从那里翻出个直径不到一尺的丹炉。

“铛铛铛...”

“你听听这声音,上好的火焰石加上百炼钢,你以为什么材料都能炼制丹炉呢!”

老板一边说着,将丹炉放到柜台上,随手拿起一截铁棍敲了几下。

夜无伤也住了嘴,火焰石能值多少金币他不清楚,但是这么大一块百炼钢,可是最少也得两三个金币。

这丹炉既要耐烧,又要能均匀的传导温度,的确不是能随便凑活的。

“老板,东西是不错,您看我这不是刚开始练习,给我便宜点!”

光是这买丹炉和魔晶就要八枚金币,拿自己剩下的两枚金币怎么够买药材。

而且自己还是刚刚开始炼丹,这失败是必须的,到时候丹药没练出来,估计自己连住店的钱都没有了。

“小子,听我老头子一句话,别浪费钱了,你看看那边的药锄、兽夹,我给你算便宜点,踏踏实实的去采点药草,打点野味!”

老板本来就没想着夜无伤买得起丹炉,所以也没有失望,年轻人嘛,不受点打击怎么能行!

老板一面说着,伸出右手抱住了丹炉,然后贴着胸口拿起来,朝着货架走去。

“等等...”

夜无伤看到老板要将丹炉放回去,连忙阻止。

“你这小子,买不起还不让我放了!”老板眼中有点生气。

夜无伤却没着急,眼睛盯着老板的左肩,笑着道:“老板,你这左手怎么了?”

听到夜无伤问自己这话,老板又将丹炉放下,“哎,你这小子!我看你顺眼才提醒你的,哎,当年啊,要是也有人提醒我一句,我老头子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夜无伤一愣,这又是什么情况,不过他没有插话,让那老板继续说。

“我那会比你大几岁,也是不信邪,仗着自己有点本事,跟两个九星玄者的家伙一起去猎杀二阶魔兽!”

“啊!你们...你们三个九星玄者去猎杀二阶魔兽?”

虽然夜无伤没有见过二阶魔兽,甚至连一阶魔兽都没见过,可是也知道这二阶魔兽不是三个玄者能对付的。

他们三个人去,这结果不想而知,这老头儿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

“哎,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啊,当时我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三个人就这么跑到了魔兽森林深处!后来...,哎,就我一个人出来了,还是被其他佣兵遇到救了一命,这手臂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一边说着,老板用右手将自己的左手抬起,放到了柜台上。

接着将左手的袖子撩了起来。

“嘶...”

夜无伤也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这那里还是手臂,简直就是木乃伊,从左臂关节朝下,完全是皮包骨头,没有一丝血肉。

“年轻人,这都是用命换来的教训啊,别好高骛远,先在森林边缘采采药、打打野兽,等你实力增加了再找个队伍去猎杀一阶魔兽!记着,没有达到四星以上玄师,别去招惹二阶魔兽!”

老板一边说着,就要将自己的左臂放下来。

夜无伤也是一脸唏嘘之色,但是却将老板那干枯的手臂抓住。

“让我看看吧!”

老板被夜无伤抓着手臂,愣了一下,惊奇地问道:“难道你是医师?”

夜无伤点点头,开始检查老者的手臂。

“你、你就是那个靠着几根针救了穆秋芸那丫头的医师?”

老板似乎想起了这几天的一个传闻,再看看夜无伤的年纪和他要购买丹炉的举动,这倒是很相符啊!

“嗯!”

夜无伤轻轻地点头,继续检查着。

老板眼中闪过激动的光泽,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夜无伤用银针救人,可是很多人都看到大熊手臂恢复的全过程。

更让他们坚信夜无伤是神医的,是穆秋芸的伤势在短短十天就痊愈了。

也许这个神医也能将自己的手臂治好吧!

“神医,怎么样?我的手臂也能用那几根针治好吗?”

当夜无伤收回手的时候,尤老板急切的问道。

夜无伤皱起了眉头,思量了一会儿,摇着头道:“哎,要是刚刚受伤的时候用针灸还行,可你这手臂受伤时间太久,里面的经脉完全坏死,针灸已经起不到多少作用了!”

“啊!...哎...呵呵,算了,几十年我也早就习惯了!神医,既然你要买丹炉,这样吧,五个金币,那一块魔晶就当我老头子送你了!”

尤老板脸色几变,失望、无奈、了然,得知夜无伤是医师,所以他要炼丹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夜无伤也一愣,自己的针灸治不好尤老板的手臂,可是尤老板却还给自己送了一块魔晶。

即便是八枚金币还有点利润,但是这五枚金币却肯定是亏本的。

“老板,我现在治不了你的手臂,你给我算五个金币,可是要亏本的!”

“呵呵,神医,你叫我老尤就成!虽然您不能治好我的手臂,可是你神医在这西林城,我们这里的佣兵可是会有不少人受益,我这五块金币也亏不了多少!”

老尤笑呵呵的对着夜无伤道,这老尤的心地还真是不错。

夜无伤叹口气,老尤人的确是不错,可是现在自己却真的无能为力。

夜无伤伸手捏着下巴,想了一下,对着老尤道:“那就谢谢了,虽然我现在还不能治好你的手臂,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种丹药,配合我的针灸应该会起到作用!”

“你说我这手臂还有救?”老尤又听到夜无伤给出希望,再次来了精神。

夜无伤想了想道:“嗯,如果能炼制出生脉丹,再加上我的针灸,有八成机会让你恢复正常!最差的结果,也可以让你手臂的血脉重新长出来血肉,不需要再承受痛苦!”

老尤一愣,看向夜无伤的眼神更加敬重,“你怎么知道我这手臂会经常刺痛!”

“筋脉虽然断了,可是里面的神经却还残留着一些,骨骼长期得不到营养,自然会出现老化,疼痛在所难免!”

夜无伤叹口气,老尤这些年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神医,真是神医,刚才说的那个生脉丹是几品丹药?您现在能炼制出来吗?”

老尤又开口问道。

“生脉丹应该算是三品,只是炼制有点难度,最少也得那种经验丰富的三品炼丹师才能练出来,而我现在才开始炼丹,想要炼制出生脉丹,至少也需要三五年!”

夜无伤摇着头,自己现在的确是一个菜鸟,生脉丹还极为药园。

“三品!哎,有希望总比没有强吧!”听到是三品丹,老尤的热情减退了很多。

三品丹最便宜都得上百金币,而这生脉丹还是其中比较难炼制的,真不知道自己此生还能不能恢复。

“你拿笔来,我把生脉丹需要的药材给你写出来,要是碰到你就先收集起来!等我什么时候能炼制三品丹我会再来的!”

老尤连忙从自己柜台下取出一杆兽血笔,再拿出一张纸放到夜无伤面前。

“生机草、紫晶藤、三阶火属性魔兽血液...”

夜无伤在纸上面写出了五六种所需要的材料,当老尤一看这些,哪一个不是需要十几枚金币,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

要凑齐这些东西,就是自己倾家荡产也有困难啊!

不过想到自己这些年被这病痛折磨,现在有了希望自然要拼一拼。

“我先走了,这些东西你自己尽量收集吧,如果我遇到了也会帮你留意!”

夜无伤拿出五枚金币,放在柜台上就要将丹炉带走。

老尤右手握着那张纸,心里挣扎起来。

眼看夜无伤已经转身,老尤一咬牙,对着夜无伤喊道:“等等!”

“啊?怎么了?”

夜无伤一愣,难道老尤感觉自己没有希望收集这些药材,反悔了?

不应该啊,刚刚就是自己没有说出生脉丹的时候,老尤都大方的将这丹炉赔钱买给自己了,现在怎么可能反悔。

看到夜无伤不解的样子,老尤走出了柜台。

此时店里也没有其他客人,老尤直接去将店门关上,然后将夜无伤的几个金币还给他,“这个金币就不用给了,神医,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件东西!”

看着老尤朝着店铺后面的房间走去,夜无伤更是不解。

但是老尤也不像有什么坏心思,于是他就跟了上去。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