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武侠仙侠 > 叶小白阚小妹
叶小白阚小妹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叶小白阚小妹裁衣

主角:叶小白阚小妹
三师姐道:“我的弓骑兵可射击可冲锋,杀敌破阵无往不利!”大师兄道:“我神剑近卫剑术无敌,轻兵上阵,进退自如,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二师兄道:“我的尸兵不死不惧,不怕疼不会累,一旦开启冲锋,发动尸狂之气,光是尸气的腐蚀,就可以横扫千军!”风景道:“我的飞行兵可以越过步兵堡垒,高空飞戟,躲过地焰火海,各种陷阱,直袭敌方后防!”叶小白昂然道:“我的女兵可以施展魅惑之术,进入战场,没有交手,就让敌军目瞪口呆,心猿意马,战力大损!”三师姐蹙眉,大声道:“各方阵停止前进,击鼓进军,佐旗指挥,令女兵率先冲锋,督战队紧随其后,但有女兵退缩者,一律斩首!”“啊?”叶小白一脸黑线。身后的娇俏少女一脸欢喜,一脸快意:“早该如此了!”忽然天空中黑云翻滚,犹如夏日傍午暴雨来临前的风起云涌!&n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1-04 16:20: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叶小白阚小妹》精彩章节试读

比试中,竟然出现了这种场面,一干人始料未及,全都震惊当场!

叶小白拳头攥紧,拧着眉头。

二师兄虽然傲气冲天,但他绝对不是个这么冲动的人,他绝对不会拿自己毕生残废为代价去赢得一场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的比试。

他引爆真源之前,脸色苍白,神情绝望,目眦俱裂,那是痛苦愤怒到了极致!

一定是风灿说了些什么**到了他!否则他不会失去理智......

叶小白不管什么比试规则,冲进场子要去抱回来生死不知的二师兄。

那个裁判,中年女子冷喝道:“不准进场!否则取消选拔资格!”

叶小白咬了咬牙,还是冲入场子里,把二师兄抱了出来,探了探气息,性命无碍,松了口气。

只是,摸着二师兄全身软绵绵的肌骨,看着他体内已经空空如也的髓海区域,鼻子不禁泛酸。

既然已经被取消了选拔资格,叶小白也不再留在这里。

大师兄跑过来,塞了几颗丹丸进二师兄的嘴里,其他师兄弟也全部过来观看,唯独三师姐仍旧站在原地,目光望着风灿那边,虽然只看到侧脸,但能感觉得到她的紧张。

叶小白冷冷的看着她,忽然古月茹转过身,向这边看过来。

古月茹扭过头正好看到叶小白眼睛中的寒芒,不由一呆,不过还是跑过来看二师兄的伤势。

叶小白抱着二师兄身子闪开,不让她查看,转身向山外走去。

内门弟子呼啦追上来一群,其中一人大叫:“打伤人就走么?”

大师兄领着小苍山弟子全部出来拦截,数十人对峙到一起。

叶小白不管他们,飞快的往山下跑。

在师门重地,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起来。

回到二师兄住处。

大师兄的丹丸已经发挥效力,二师兄挣扎着坐起身子,睁开眼睛,摸了**口,一声惨笑。

叶小白问:“为什么?”

侃荣又一声苦笑,道:“你不明白,不要问了。”

叶小白大声问:“我为什么不明白,你一定要告诉我!”吼完了,眼角红了。

侃荣问:“你怎么回来了?你赶紧去参加选拔吧。”

叶小白道:“不用了,我进去拖你出来,他们已经取消了我的资格。”

侃荣呆了呆,忽然苦笑道:“我只给你三瓶灵药而已,你没必要这样,这样太亏了。”

“你是只给我三瓶灵药而已,但是每一瓶,都价值千金。”叶小白凝声道。

侃荣伸手狠狠攥了攥他胳膊,“原来他们都错看你了。叶小白,绝对不是他们想的那种人,他不是眼中只有好处,懦弱自私,贪得无厌,冷血凉薄之人,他是个把一点点真心都看得很重的人。”

叶小白冷冷道:“他们没有看错,我就是那样的人,只不过,那要看跟谁,如果是某些人,我会更加的让他们讨厌,我会更坏,坏到让他们想象不到。”

侃荣叹息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跨过武罗门槛的武者,多一个少一个什么关系都没有,但是重创了内门天骄,恐怕他们不会再容我呆在小苍山了,小白,虽然短短数月,我已经很喜欢你这个弟弟,只可惜我不能等到你成为武者的那一天了。”

叶小白淡淡道:“你等的到,其实你的三瓶灵药已经让我成了武者。”

伸手一掌,炎炎的掌炎在空中留下一个扭曲的漩涡,经久不散。

那是神力,那是只有武者才能拥有的力量!

侃荣吃了一惊,眨了眨眼,忽然发现,他们何止是错看了这个小师弟,他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个小师弟。

八九岁可以孕育出真源成为武者,就是名门望族的子弟,也不过如此吧?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一定会赶你走么?”叶小白不舍的望着侃荣问。

“就算他们肯留下我,我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我已经永远不可能继续修炼了。”侃荣木然的回答,仍旧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个风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你不要问了。”侃荣牙关紧闭,脸色黯淡,嘴角因为痛苦而抽动。

叶小白忽然道:“风灿伤的怎么样?”

“被我真源伤到,恐怕是重创!”

叶小白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你干什么去?”

“我去看看他什么时候死。”

侃荣呆了呆,不能理解小师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叶小白回到房间,把门插好,钻进被子里,将铜镜拿出来,看着镜子中的风灿。

风灿面如金纸,仰面躺在床上,床前站满了人,弟子有,高层也有,人群熙攘,络绎不绝。

床头堆满了各种的疗伤圣药。

想起二师兄在场内,要去把他拖出来,裁判都要取消他的选拔资格,到现在为止,只有大师兄的几颗丹丸,只有自己陪在身边......

这两相对比,让人心酸。

只有作为武者的人才能明白,真源对于一个人意味着什么,那几乎就是一条命!

二师兄这么心高气傲的人,让他从此退出武林,无法再练功,那跟让他去死没有任何区别。

风灿到底说了什么?

叶小白沉思片刻。

“不管你说了什么,二师兄这一切都是被你害的,你把我的二师兄害成这样,不要了你的命,我叶小白就不是叶小白了。”

叶小白目不转睛的盯着镜子中的风灿,去探望他的人络绎不绝,连三师姐也去探望了。

看着她那忧伤的神态,叶小白心中有丝犹豫。如果杀了风灿,她一定会非常难过,她用情已深,绝对不是其他的女弟子那样犯花痴,肤浅的对这个人的倾慕。

虽然这个师姐“欺负”他,冰冷霸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内心深处,他是不“厌烦”她的,甚至是不怕她,甚至......

说不明白的感觉。

想了一想,立刻用力摇下头,将这一丝恻隐全部排斥出脑海。

夜色将半,人总算走光了。

叶小白双眼通红,立刻坐起身子。

手可以伸进去,不过没办法放东西进去,要怎么样才能无声无息的杀了他,还不让人起疑呢?

看到床头上放着的各种名贵珍稀的灵药,叶小白习惯的伸出手,狂吞口水,眼睛发绿。

但稍一犹豫,克制住了自己的小手,眉头皱了一皱,舒展开来,伸手进去,将各种瓶子都打开,开始往风灿的嘴里灌药。

灌了一个时辰,所有药瓶都空了,将手掌贴在风灿的胸口上,玄真气运转,一股神力冲入风灿的体内,将他的真源先震碎,“这是替二师兄找回茬子”。

接着把他心脉直接震碎,“这个,到时候你就明白你是该死的。”

收回手掌,叶小白仍旧一直盯着镜子。

过了一个时辰,再次伸手进去,全身检查了一下,发现风灿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气息和生机,当下把他的身子半翻过来,抽出他的胳膊,放入他手中一个空瓶,再轻轻在地上四处不规则的放满空药瓶。

造成给人一看,风灿完全是盲目吃药,药物互冲,导致的自毁。

一切准备妥当了,拿起一个大一点的瓶子用力朝地上一摔,咔擦一声。

不一会,屋门被推开,几个人冲进屋子。

上前几步呆了呆,看了看地上的药瓶,再一探查风灿气息,几人脸色同时变了。

一个中年汉子跺脚道:“哎!我随时守在门口,怕他出现意外,谁知道他还是出事了,这里的药虽然都是疗伤圣药,但是一起用了,只会对人有害,这个臭小子,竟然全给吃了,怪不得会全身要处都被摧毁!哎!有这么怕死么?练功这么久了,怎么受了伤连这药物不能乱吃的简单忌讳都忘了......”

叶小白仔细看了许久,听了许久,再对一行人进行神情揣度,感觉没有人起疑。

所有人都认为风灿是醒了之后,浑浑噩噩之下,胡乱吃药走火入魔自暴死的。

收了镜子,叶小白前来看二师兄。

方才在镜子中,他看到了有几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神色不虞,脸上带有杀气,明显这杀气是针对二师兄的。

辛辛苦苦的培养出一个天骄,因为一个弟子的一时意气用事,就让整个师门的心血付之东流,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些人有师门之谊阻碍着还不会生出杀机,但那些刚刚来到的人,应该是燕址城城主风凌志的幕僚或者部下,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二师兄。

这些人有可能会要二师兄的命,师门本身损失了天骄,师门高层对二师兄就非常的不满,就算他们不会伤害二师兄,但也绝对不会为了他得罪一方城主。

苍山派,毕竟在风家的地头上!

要立刻让二师兄离开!

叶小白有点后悔莽撞的杀死风灿,这样做,有可能会给二师兄带来灭顶之灾!

叶小白匆忙跑到二师兄房间,见面就问:“你可以走么?”

侃荣点头,叶小白拉着他就走。

侃荣问:“怎么啦?”

叶小白道:“如果你不想死,就立刻离开这里,他们不会放过你的,那个风灿乱吃药自暴死了。”

侃荣大吃一惊,本来是叶小白拉着他走,现在是他拉着叶小白跑,一口气跑下山,出了山门。

侃荣道:“你......”

叶小白道:“有什么快说吧,还磨磨叽叽的。”

侃荣道:“我会先找个地方藏起来,保证不被找到就是了,你帮我传话给左灵儿,如果她愿意跟我离开,叫她到我跟她说过的老地方来找我,我等她五天,如果五天内她不来,我就永远离开这里了。”

叶小白答应了,催促侃荣迅速离开。

一路小跑回到住所,拿出镜子看这个左灵儿现在在哪里,心中忍不住一声冷哼,“二师兄,恐怕你自己也知道了她的心意了,你真源毁灭,重伤在床,自始至终这个女人都没有出现,显然她已经给了你决定了,她是武者,怎么可能跟你一个白身废人离开,为什么还要不死心?”

镜子上出现一个皮肤白腻,丹凤眼,五官精致,身材丰满的女子。

女子正和另外一个女子在品茶聊天。

叶小白心里直接凉了一半,二师兄真源毁灭,成为废人,正处在一个绝望的关口,这时最需要人开解照顾,而这个平日里口口声声爱二师兄死去活来的人,竟然还在品茶!

对面女子道:“你去看他了么?”

左灵儿摩撒一下眼皮,放下杯子,嘴角一丝冷漠,道:“有什么好看的,早晚会被赶走,我要去看了,他赖着我跟他一起走怎么办?”

“我左灵儿的男人从风灿到凡小雨,都是人中龙凤,小苍山大师兄是个木头疙瘩,不解风情,就他还像个样。本来我以为他可以顺利进入内门,让我有个依托,谁知道那个蠢货去和风灿拼命!”

“这个家伙突然平白无故的发疯一样和风灿拼命,我感觉是风灿把我和他之前的事说了,这个家伙心里受不了,就发颠了。哼!我左灵儿的男人多了去了,要都让他知道了,他不得自爆一百回......”

两个女人越聊越**,竟聊起和不同男人苟且时不同的感觉。

叶小白立马收起铜镜,心里腾起对二师兄的无限同情。

“二师兄,你拼命击伤风灿若是因为这个女人,那你可真不值!这个人......”

他不想去见这个女人,但是想起二师兄离开时嘱托的郑重,心中又有丝不忍。

也许她会念及旧情。

不论如何,她总不会害二师兄吧?

能不能把二师兄现在的栖身之地告诉她?

她怎么可能会跟二师兄离开?

纠结了许久。

不管怎么样,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消息还是要跟她说的,至于她怎么做,二师兄结局将如何,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