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青春校园 >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秦久悦陆泽小说阅读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蝶梦我梦蝶

主角:秦久悦陆泽
楚大校草好,打得了篮球,耍得了帅,成绩优异,家境还优渥。偏偏他眼瞎,看上乡下来的土包子。土包子表示无福消受,挡箭牌女友的滋味太难了,前有情敌追杀,后有帅哥来撩,她只想安稳度日,学业有成啊!“呐,丫头,跟了我你少奋斗20年!”某人大言不惭。“跟你个大头鬼,我宁愿一辈子搬砖!”土包子敬而远之,当个小透明不好么?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4-27 16:30: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精彩章节试读

“你……你要死别带上我啊……”

少年艰难吐出几个字,隽秀的面孔因疼痛而扭曲皱成一团。

秦久悦忙不迭地连滚带爬到墙角,盯着捂着胸口差点背过去的男孩子,猝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你还好吗?”

她颤巍巍探出手,想要将他扶起来,但手顿在半空抖啊抖,抖啊抖,却始终没有落下。

“打,打第一个电话。”少年递出自己的最新款水果手机,顺便指纹解锁。

校园里,路灯悉数亮起,秦久悦坐进一辆马萨拉蒂后座,脑子感觉宕了机。

她僵坐着不敢乱动,因为有颗脑袋枕着她的腿。

少年蜷曲着颀长身板,压着胸口,气息微弱,“久什么名字你,这么记仇好吗?”

“秦久悦。”秦久悦自报家门,欲哭无泪,鬼知道跳下去居然压倒了陆泽!

黑漆抹乌的,他在生物教室楼下干嘛?

这下好了,还得承担医药费。

医院的诊室里,秦久悦心乱如麻,盯着医生在病历本上龙飞凤舞鬼画符,紧张不已。

“大夫,他伤得严不严重啊?”

“不严重。”

医生这样回答,秦久悦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听大夫道,“就是肋骨裂了两根。”

“啊?!”

秦久悦不可置信瞪大了眼,陆泽趴在诊台上,痛不欲生似的浅浅shen吟,“要死了,医生救救我,要死了……”

“你……”秦久悦呆呆地看着他,脑子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你该不会想讹一笔吧?”

“胡说八道!少爷缺你那点钱吗?”一直没说话的保镖一身黑西装,架着墨镜,呵斥声吓得秦久悦瑟缩了脖子。

说完,还不等秦久悦解释,拿着缴费单出了门。

“躺着吧,至少住三天。”医生悠悠然的,给了秦久悦住院手续,“小女朋友,你给安顿安顿。”

“什,什么小女朋友啊!我们不认识!”秦久悦條然涨红了脸,慌忙撇清关系,双手摆了摆。

“都大学生了吧,学校不会管恋爱的,趁着年轻,好好放肆放肆。”医生笑呵呵,秦久悦七窍生烟,有别的病人进门,秦久悦只好搀扶着陆泽去了病房里。

医生的建议是卧床休息,静养之后,骨头会自主愈合裂缝,疼,是在所难免的。

“对不起,我要知道你在楼下,我就不跳了。”秦久悦挺愧疚,瞧着保镖回来主动询问道,“请问,多少医药费?”

无论如何,祸是她闯下的,疼在陆泽身上,医药费理所应当承担。

“我看看。”躺在病床上的陆泽探出修长的手,夹着医药单看了眼扔在一边,随之在秦久悦面前摊开手,“三千二,给钱。”

“……没有。”

秦久悦赧,别说三千二了,她连两百块都没有!

陆泽挑起眉梢,指尖弯曲握紧,看不出是喜还是怒。

“不过,我一定会还给你的!”秦久悦忙补充道,眼神格外诚挚。

陆泽不是没听过秦久悦的名头,当初秦久悦入学的时候不少学姐学长组团迎接,薇博上掀起了一场小浪潮。

那也仅仅只是新鲜而已,或者想造势或者在社交平台上刷点存在感,到了后半学期,交换栏目的学生好像就再也没听说过。

“什么时候?”

这个男人,一脸认真,秦久悦顿了少许,“三个月吧……”

太短的时间承诺下也是忽悠,就算她现在开始找发传单的工作,那也得做上很久才能偿还三千二的债务。

”嗯,行。”陆泽勾起唇角,抬手摆了摆,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秦久悦为自己默哀三分钟,什么倒霉的事都接踵而至,走开两步,她忽然想到什么,骤然顿住了脚。

“那个……同学。”秦久悦难为情地挤出笑脸,“能不能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跳楼至同学伤残,而且伤残的人是陆泽,就算学校不给她记大过,陆泽的那些小迷妹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有求于我?”陆泽眼里浮过一丝恶趣味,“还好你伤的是我,不然……”

他拖长了尾音,秦久悦在语气的空白期里揪紧了一颗心,“不然怎么样?”

“不然,换做别人可能会答应你,我干嘛受了伤还要替你保密?”

“……”秦久悦。

陆泽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他家世不错,成绩一流,在学校是风云人物。

陆泽锁定着她面上失落的表情,等着她发飙,秦久悦却只是淡淡道,“是我提了过分的要求,抱歉,希望陆泽同学你,能早日康复。”

这就走了?

陆泽皱眉,目视着他渐渐离去的身影,瘪了瘪嘴,“还是这么没劲。”

超乎想象的,秦久悦这位同学有点冷啊……

顾家,坐落在柳林湾的独栋小区,绿树林荫,紧邻府西河,风景独到。

已经是晚上八点,暮色笼罩大地,顾家的客厅里却灯火通明。

“阿姨,我回来了。”

秦久悦踏进门,扶着玄关换好拖鞋,才发现江月坐在沙发上,四十出头的年纪,保养得很好,盘着头发穿着棉质的睡衣,一张脸拉得老长。

“阿姨,怎么了?”秦久悦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才初秋的天气,屋子里透着丝丝凉意。

“小悦,不是阿姨说你,这都几点了,跟你说过没有,天黑必须得回家,我对你就这点要求。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江月环抱着双手,一脸肃穆地责备。

“阿姨,是因为……”

秦久悦正想说被关进生物教室的事情,与江月身穿同款睡衣的顾燃端着果盘走了出来,“妈,小悦可能在图书馆自习,乡下落的课程多,她用功是好事。”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