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萌宝入怀:摄政王的神算小卦妃
主角是言清乔陆慎恒的小说 《萌宝入怀:摄政王的神算小卦妃》 全文精彩试读

萌宝入怀:摄政王的神算小卦妃猫可爱

主角:言清乔陆慎恒
狂吹彩虹屁狗腿小神棍VS断情绝爱腹黑禁欲摄政王小神棍言清乔穿越了!一睁眼,同一张床的摄政王撑头看她,正考虑着她的死法。斗姐姐,斗奶奶,斗小叔小婶,一卦在手,天下...咳咳,天下是摄政王的!言清乔带着儿子一人一边抱摄政王大腿,笑眯眯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十一叔,占卜看相,趋吉避凶,化鬼抓煞,寻龙点穴,从出生起名到陵墓位置,给您安排妥妥的,王妃出品童叟无欺,要不,您来一卦?”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4-07 10:39: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萌宝入怀:摄政王的神算小卦妃》精彩章节试读

言定章说到做到,因着生怕言清乔觉得有一丝一毫的委屈,到时候去陆慎恒面前稍微碎两句嘴,那言娇娇的前途可就够呛了。

晚饭还没到,言清乔原先的院子内便焕然一新,屋内所有家具换掉,衣柜里满是五颜六色各类新衣服,梳妆台上摆着如今京城最为时兴的胭脂水粉,就连院子门口的野草,都派人在天黑之前整理了出来。

言清乔坐在崭新的沉香乌木饭桌旁,正抖着二郎腿喝汤,面前几盘精致的小菜已经见了底。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吃?”

言清乔放下碗,最后问了一遍小曲。

小曲固执的摇头,站在这满是熏香味的屋子里,微微有些拘束:“小姐是小姐,小曲是奴婢。”

“疙瘩脑袋。”

言清乔嘀咕了一句。

她可是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三好青年,脑子里就没有高人一等低人一等的想法,但一时半会也劝不住小曲,想想以后日子还长,也就没逼着她。

“小姐,果真跟你说的一样,我从前院来的时候,听说大夫人正在哭。”

一提到这个,小曲就笑了起来,对着言清乔汇报:“那哭声可大了,奴婢长这么大都没听过大夫人这样哭过,院子外面好多人都听见了,大夫人这次面子可是下的狠了。”

“她那是哭给我听的,就怕我不知道呢。”

言清乔目光幽幽。

她如今有陆慎恒暂时撑腰,言定章也摸不准陆慎恒真正的心思是什么,现下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言清乔舒心,别再计较言娇娇今天做的事情。

两人正说着话,院中忽然传来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孩子说话声。

“临叔,你确定就是这里吗?”

“嗯。”

有人应了一声。

院中那孩子声音顿时雀跃,蹦蹦跳跳的说道:“太好了,临叔你小声一点,我要去吓吓娘亲。”

“她已经听见了。”

“...”

言清乔开门,就见原本门外守着的丫鬟小厮倒了一片,眼睛一花,一个圆鼓鼓的身影就跟炮弹似的,横冲直撞的跳进了言清乔的怀里,撞的她往后一倒,嘴里全是今晚已经吃下去的晚饭味道。

圆滚滚的身影露出了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看着言清乔,大叫了一声。

“娘亲!我就知道是你来开的门!我闻见你的味道啦!”

“...小暑?”

“是我是我!”

小暑伸出肉呼呼的小手,直接勒住了言清乔的脖颈,使劲的蹭着。

言清乔被撞的不好受,好不容易抱着小暑爬了起来,还没等说话,旁边即将要大声叫唤的小曲顿时软绵绵倒下。

“哎!这是...算了...”

言清乔还没来得及跟门口的黑衣人说这是自己人。

“娘亲,你要对着临叔说话,他听不见的,但是能看见,只要你嘴巴动,他就知道你是大声还是小声,特别厉害对不对?”

小暑坐在言清乔的怀里,双手捧着言清乔的脸,说完又转过了头,笑的跟只小狗一样,对着门口站着的黑衣人说道:“临叔,这就是我的娘亲,你以前见过我的娘亲,应该能……”

“不像。”

门口的黑衣人上下打量了言清乔一眼,木木的打断了小暑的话。

小暑被噎的一抽,扁了扁嘴,顿时就要哭:“她就是我的娘亲,她身上的味道就是我娘亲的味道。”

“小暑,小姐是生你那年就走了。”

黑衣人语气没什么波澜,顿了一下,看着言清乔下了一句结论。

“太小了。”

“……”

言清乔要上火!

他这话到底是说小暑那时候年纪太小了不记得,还是说她小?

老娘上辈子三十六E前凸后翘,腰细波大,光腿长就一米,骄傲过吗?

“半个时辰,在他们醒过来之前,我会来接你。”

黑衣人目光平淡,最后又扫了一眼言清乔,还没等言清乔回味过来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人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隐匿在了黑暗中。

院内躺着的丫鬟小厮一动不动。

“我不要你来接我啦!你连我娘亲都不认识!还说是我娘亲多年的好朋友!坏临叔!我今晚要跟娘亲睡……唔...”

小暑这一嗓子喊的言清乔心里都抖了三抖,连忙捂住他的嘴,关上了门。

“小祖宗!你怎么来了?”

言清乔抵着门,心有余悸的问小暑。

小暑撅着嘴,双手抱胸,真的气着了,从言清乔的身上爬了下来,吭哧吭哧的跑到了言清乔的床上,鞋子一蹬,屁股一缩,整个人就滑进了被窝里,只留下了一双眼睛加上个透亮的大脑门。

“我想娘亲了。”

他的声音渐渐染上哭腔,抽噎两下,看着言清乔说道:“小暑是第一次见娘亲,他们总说娘亲生下小暑之后就去很远的地方玩了,娘亲,你这次要去玩的话,一定不能再丢下小暑了,小暑想跟着娘亲,不管娘亲去哪里...”

说着说着,眼泪吧嗒吧嗒的顺着眼角落下来,昏黄烛火里特别可怜。

饶是没生过孩子的言清乔,这会也别激发了母性,心头也会又酸又软,走了过去轻柔的哄了哄,软着嗓子问他。

“小暑不知道娘亲长什么样子吗?”

“不知道,小暑都把家里都翻遍了,娘亲你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愿意留下,实在是太坏了...幸好小暑鼻子灵,娘亲白天回家的时候,我就闻见你味道了!”

小暑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情绪变的特别快,这一句话的功夫就已经换成了笑脸,甚至还带着一点的得意跟言清乔说道:“娘亲,你把小暑生的特别聪明,爹爹他都忘记了你,所以不相信你回来了,我知道是你,爹爹不让我来,我偏要来!他找人看紧我,我就让临叔把他们都打趴下!”

他扬着圆圆小脸蛋,像是一块小奶糕般,冲言清乔眨眼睛:“今晚我来的特别辛苦,娘亲就让我留下来睡吧?”

一个好字在言清乔的喉咙里滚了滚,瞬间又咽了回去,言清乔一个激灵,立马低头问小暑。

“陆慎恒不知道你来找我?”

“爹爹怎么可能知道...”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一个夹着寒风的声音。

“小暑,跟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