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大佬娇妻要翻身
《大佬娇妻要翻身》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大佬娇妻要翻身》最新章节列表

大佬娇妻要翻身大番茄

主角:简维冬宋杭
结婚一年,他们顶多算逢场作戏各取所需。现在,那个女人回来了,她该让位了。只可惜,宋先生真香警告!老婆上得宴会,下得厨房,被窝里软玉温香,这生活不美吗?于是,宋先生开始漫漫追妻路,奈何小包子叉腰一拦,“爸比,脸疼吗?还作吗?”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3-26 14:25: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佬娇妻要翻身》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你希望谁在这里

姜明月下来的时候,只有宋杭一个人坐在餐桌边。

她左右张望了下,故作疑惑道:“简小姐呢?”

宋杭没抬头,语气有点冷,显然心情不好:“你的早餐在那儿,快点吃,我送你去上班。”

一句话,顿时让姜明月把余下的话哽在喉间,俏脸青白,却也识趣的不再开口。

不同于二人的气氛僵凝,简维冬吃完早餐,就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她大学学的是室内设计,现在的工作也是对口的。

在设计这一块,她极有天赋,大学期间甚至获得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奖项。

“叩叩”。

简维冬头也不抬的画着线稿,随口应了声:“进。”

她最近接了个单子,单主很难缠,怎么改都不满意,到如今,她已经画了两天了。

心烦意乱。

放下笔,瞥见来人,简维冬推开线稿,面上似乎有些惊讶,颔首道:“景总。”

景川神态随意,懒懒散散地半靠着椅子:“叫什么景总?你学长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简维冬给他倒了杯水,没什么敬意道:“你是我上司,我怕你扣我钱。”

毕竟,景川铁公鸡的名声是出了名的。

“得嘞,不扯别的。”景川想了想,问道:“晚上有空吗?陪我去一个饭局。”

饭局?

简维冬微微蹙眉,刚要张口拒绝就被景川打断了。

“对方来头很大,这次要是谈成了,以后单子就不用愁了,还能进一步宣传公司。”

话里话外都是在说,简维冬非去不可。

如果是从前,她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但现在以她的身体状况,根本开不得玩笑。

简维冬依旧摇头:“我这些天身子不舒服……”

“酒,我喝!什么都我挡,只要你肯去!”景川一咬牙,肉痛道:“你就在那儿帮我说几句话,月底加薪!”

一锤定音。

完全不给简维冬反应的机会,景川迅速起身关门离开,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整得简维冬懵懵的。

但景川的话说到这个份上,简维冬不去也得去了。

从他的口中,应该是很大的一个局,所以中午的时候,简维冬干脆去了家高级服装店,自掏腰包买了一套衣服,鞋子有一点点后跟。

饭局定在七点,一下班,景川已经穿得人模人样和秘书等在公司门口了。

待二人到了包厢,见着合作方,简维冬总算明白了景川为什么非要她来了。

摆出和煦的微笑,简维冬伸手与合作方礼貌握手,一口地道流利的法语脱口而出:“你好,这位是景安公司的总裁——景川,我是景安公司的设计部经理,简维冬,接下来将由我为景总与您沟通。”

坐下后,景川非常不要脸的嘿嘿笑了下:“维冬好样的!单子谈成,月底加薪!瞧我多看重你!”

简维冬轻飘飘瞥了眼他,皮笑肉不笑回道:“景总按法语翻译的时薪给我就行。”

见简维冬识破了自己的计谋,景川摸摸自己的鼻子:“咱俩的交情哪要算那么细。”

插科打诨够了,话题也逐渐进入正题。

一晚上,简维冬都在为二人翻译,滴酒不沾,就算有人想过来劝酒也被景川挡了。

等合同终于谈成的时候,景川也撑不住了,连忙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一张俊脸煞白煞白的。

“娘的,这群外国佬真能喝。”景川抚着自己的胃边走边嘟囔。

他头一次被灌成这样。

“吃点醒酒药,这儿有热水。”

简维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景川面前,**的掌心放着两片白色药片,另一只手还端着热水。

脸色很担心。

景川也没客气,接过药和水就喝了下去,整个人难受得蹲了下去。

简维冬忙随他蹲着,探手轻拍他后背,语气有点急:“怎么了?吃了药更难受了是吗?”

一连串的发问砸的景川头昏眼花的,他没好气的笑了笑,抬手捏了下嫩滑的小脸:“管家婆呢?我就站累了,顿会儿不行啊?”

看他还有力气调笑,简维冬拍开他的爪子,嫌弃道:“娇气。”

二人有说有笑的模样,知情的还好,不过是朋友间的打趣,可不知情的,很容易误会二人在暧昧。

宋杭冷冷看着不远处的男女,沉了沉眸,长指夹着的烟渐渐被捏的变形。

他可真是小瞧了简维冬。

表情隐在昏黄的灯光下,意味不明,他迈出长腿,就要过去。

这时,一声急促的**打断了他的动作。

低眸看着来电人,神情一顿,接起了电话,娇媚的声音随即传来。

“阿杭,十一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是姜明月。

宋杭微微蹙眉:“还要迟些。”

再迟可就十二点了,姜明月拢了拢浴袍,甜得发腻:“不嘛,你早点回来好不好?为什么谈个要那么久,都不陪我。”

“客人有点难缠,乖,你好好休息。”宋杭瞥了眼已经相互搀扶离开的两人,冷峻的脸上添了几分怒意。

姜明月却依旧不依不饶:“是不是你们那里有好看的女人,舍不得回来了?阿杭,你不许碰那么些人!”

听着充满占有欲的话,宋杭没来由的有些烦躁,嗯嗯啊几声就挂断了电话,转身回了包厢。

宋杭面色泛冷的应付着那些合作方,手下倒酒的速度不停。

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总有点堵。

明明简维冬才是他的妻子,可为什么她从来不问自己在哪儿,几点回去。

甚至,根本不问她身边有没有女人!

这还是一个妻子吗?

脑海中浮现出方才的画面,宋杭眸里的冷色愈发浓重,酒意上头。

饭局结束后,宋杭被秘书送回了别墅。

宋杭扶着楼梯慢慢上去,凭着记忆摸索进了卧室。

浴室有一阵阵水声。

简维冬在家。

宋杭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低低冷笑一声,那女人还知道回来!

“叮铃。”

床头柜忽然闪出亮光,宋杭瞥了眼,鬼使神差的拿起那部手机。

景川:管家婆到家了吗?

管家婆?

呵,还没离婚就找到了下家?

宋杭怒极反笑,狠狠将手机砸在床上,面上一片阴郁,双眸猩红。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简维冬边擦着头发边往外走,鼻间忽然嗅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她抬头看去,猛地一顿。

她脱口而出惊道:“你怎么在这里?”

按理说,姜明月回来了,他不应该去姜明月那里?

宋杭却误会了,反而向前走去,脚步声尤为冷酷,质问她:“那你希望谁在这里?”

他的声音很轻,面上表情似笑非笑。

简维冬有些不解他的意思,眉头深深蹙着:“我没什么意思,那你在这里睡,我去别的房间。”

说着,她就要拧开锁,忽地,身后的酒味猛然逼近,刺得简维冬胃口一阵翻腾。

她加快手下动作,恨不得立即逃离。

谁料,手腕被骤然攥住,男人的声音充满了危险的意味:“就这么想逃?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够了吗?”

简维冬被捏着肩膀,不得已转身,后背死死贴紧门板,试图挣扎手中钳制。

“放开我。”

宋杭咬牙冷笑,一把扛起不停挣扎的女人,重重摔在床上,欺身而上。

“你不是想要孩子吗?现在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