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秦偃月东方璃)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溪照影

主角:秦偃月东方璃
她是医学天才,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毁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冷酷绝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阎罗。“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说好的和离呢?”秦偃月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一脸黑线。“和离?本王刚去月老祠求来了红线,正好试试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爷手持红线步步逼近。腹黑夫妇强强联合,在线虐渣。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3-10 14:00:0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你去库房要一些银炭来。”东方璃冲着翡翠说道。

翡翠也顾不得身上的伤,行礼后,忙往外走。

秦偃月站起来,微微福身,行礼,“七王爷今日怎么空闲了?妾身未能接驾,还望王爷恕罪。”

东方璃盯着她看了好半晌,“别装了。”

“为什么打红药?”他问。

“她打我的丫鬟,我为什么不能打她?”秦偃月坐下来,倒了一杯热茶,指甲轻拨竖起的茶叶梗。

“她是本王的丫鬟,更是母妃指派过来的,你知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东方璃紧蹙着眉头,对她漠然的态度有些不满。

秦偃月托着下巴,“还请王爷明示。”

“你打红药的事,怕是很快就能传入宫里,传到母妃耳朵里。”东方璃说,“即便本王不计较,母妃那里你又如何交代?你可知,随意动用私刑是大罪?”

秦偃月想了想,点头,“那个叫红药的丫鬟狐假虎威,仗着云妃娘娘和王爷的名义做出天理不容之事,身为一个丫鬟竟对我身边的人动用私刑,真追究起来,的确是大罪。”

“王爷,我让侍卫们给你带的话,可带到了?如果王爷能理解那番话的意思,便可知道,那个红药,绝对不敢跑到云妃娘娘跟前告状。你大可放心,你所担心的情况不会出现。”

东方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已经知晓了红药的真实身份。

虽不知她从何处得知红药是老三安排在他身边的棋子,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知道。

而且,她还借用此次红药犯错的机会,将上次所承受的悉数奉还给了老三。

红药为了继续待在七王府,不敢将事情闹大,只能吃下这苦果。

这招,又狠又黑。

“看王爷的表情,好像是想通了。”秦偃月将茶杯放下,挑起眉,“为了一个丫鬟生气不值得,来,喝杯茶吧。”

她倒了一杯茶递给东方璃,“一杯粗茶,望王爷担待。”

东方璃看着粗陶制作的茶杯,茶杯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茶叶梗,因浸泡过久,水变成了浓重的深琥珀色,看起来有些反胃。

上好的茶叶,多是芽尖。

茶叶梗,多半是贫穷人家才用的,他也是头次知道,王府里竟还有如此低劣的茶叶。

劣质茶,劣质炭,还有故意被放置在屋门口的剩饭剩菜......

想是她故意拿出来让他看的。

“你在怪本王苛待你?”东方璃问。

秦偃月挑眉,“好端端的,王爷为何说这些?”

她抿了一口茶,叹气,“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王爷不要想太多。”

“王爷就像仙人一样,不食人间烟火,自然也不懂得人间疾苦。有些王爷以为劣质的东西,其实珍贵的很,比如这壶茶。”秦偃月指着茶杯,“这热水,是我的丫鬟拖着久病的身子等几个时辰才能要到。”

“王爷进门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门口放的剩饭剩菜,王府中的狗多半都娇生惯养,看到那等饭菜闻都懒得闻。可那是我那丫鬟求了好久才求来的,为了吃些热乎的,她守在厨房外面,被诬陷成小偷,被人打得遍体鳞伤。”

“这些东西,不值几文钱,可它包含了最珍贵的心意,是无价之宝。”

东方璃审视着她,似笑非笑,“既然王妃以为这是无价之宝,必定要好好珍惜,今后也请多加珍惜。”

秦偃月一愣。

她没想到东方璃这么不要脸,她将处境摆出来,无非是想提点提点他,让他明白这王府中的下人是如何对待她这个王妃的。

但凡东方璃要点面子,也该做做表面功夫,在吃穿用度上提高些待遇,她再趁机要回些王妃该有的权益,让翡翠少受一些罪。

这个男人轻飘飘将她堵回来。

“不需王爷提点,我也会珍惜。其实吃穿用度这种东西,我也不甚计较,吃饱穿暖就好,但,若是有些人欺人太甚,逼急了我,我指不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比如,血洗王府后院什么的,王爷可一定要好好管教管教他们,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秦偃月也学着他的样子,用轻飘飘的语气。

“呵。”东方璃嘴角轻抿,“王妃是在威胁本王?”

“不敢。”

东方璃眸子里晕满了寒意,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嘲讽,“秦偃月,希望你清楚自己的地位和处境,在这王府里,不要做太过分的事。”

秦偃月的脸色冷下来,“东方璃,以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将你拽进这泥沼中,成为闻京城的笑柄,真的很抱歉。你为了皇家名声被迫娶了我,我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和身份。但,这并不能成为我在王府中受欺凌的理由。”

东方璃第一次听她主动提起那件事,心中一凛,脸色有些难看。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我们都是受害者。我得知中秋宴上的事是秦雪月一手策划的之后,怒气滔天冲进三王府找她算账,被她的丫鬟按在水中淹死了。可能是我阳寿未到,阎王不敢收,我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因祸得福,我也开窍了,人也通透了。”秦偃月半真半假地说。

“我欠王爷一份情,这份情,我一定会还。”她说。

“还?”东方璃冷笑一声,他眸子垂下,长长的睫毛忽闪着,身上溢出些许与他气质不太相符的悲伤,“你怎么还?”

秦偃月咬了咬嘴唇,“等合适的时机,我会提出和离。”

她盯着东方璃的眼睛,“我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不会再让你有一丝难堪,等我和离后,你可以再娶......”

她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东方璃的表情突然变了。

云淡风轻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乌云密布。

杀气瞬间迸发,在这屋子里不停充斥。

没等秦偃月反应过来,他细长的手指便落在她的脖子上。

他稍稍收紧,秦偃月的脸色因窒息而变得酱紫。

“秦偃月,唯独你,不配提那个名字。”东方璃的声音阴冷。

秦偃月喘不过气来,他们距离很近,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脸,他的眼睛。

她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出悲伤。

能从那张常年保持云淡风轻的脸上,看出隐忍和难过。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