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杨飞叶映雪
主角杨飞叶映雪小说叫什么

杨飞叶映雪人生几渡

主角:杨飞叶映雪
小医病,大医人,重医天下!一次偶然,乡村少年杨飞为了完成爷爷的心愿走入了繁华的都市。在金钱的诱惑,情感的纠葛,生命的威胁之中,以古老的医术,自身的智慧,败敌破局,打破种种的阴谋和陈规。最终登临绝顶,活在传说之中!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2-09 10:55: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杨飞叶映雪》精彩章节试读

杨飞微微颔首,完全没有在叶映雪面前那种散漫和轻佻,姿态不卑不亢:“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知道你这一针没用。至于什么欧洲顶级医疗机构,什么专家证书,这些都不代表什么。一个真正有能力的医生,也不需要一本证书来证明自己。”

闻言陈耀庭神色牵动,眼神中多了几分怒色。

杨飞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却很明白,他就算有证书也没用,证书并不能证明他有医治白雅韵的能力。

作为曾经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于米国医科大学,十年来多次登上著名的医疗杂志《上帝使者》,五年前一篇关于血液老化的报告更是震惊了医科领域,被称之为血液研究领域最年轻,最杰出的专家之一,未来有望攻破多种人类血液疾病的人,此刻竟然被质疑。

陈耀庭暗骂一声自大无知的土包子,懒得和他再废话,转而对旁边说道:“安伯,把雅韵小姐扶起来坐着,我给她打针。”

一旁没有说话的鑫安深深的看了杨飞一眼,从杨飞言语中的从容自信他感觉可能不是在胡说,可往常白雅韵发病时也是那么治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如此一想鑫安散去了心中念头,依旧认同陈耀庭的治疗方案,示意两个保镖把白雅韵扶起来一点。

自己好不容易善心大发还被怀疑,杨飞有些无奈。

但出于一个医者的良心,加上真舍不得一个小美人消陨,杨飞再次开口:“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打这一针,赶紧送去医院输血缓解她的痛苦。不然这一针打下去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杨飞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质疑陈耀庭的专业,他咬着牙关有些恼怒:“一年来我都是这样帮雅韵小姐治疗的,也没见出现过什么严重后果?我看你是故意打扰我们,让我们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吧?”

当陈耀庭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几个保镖就冷眼看向杨飞,鑫安也皱起眉头:“陈医生,按照你的方法去做就行。”

突然冒出来的杨飞,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三言两语不足以让他信任,他无法用白雅韵的安全来犯险。

陈耀庭露出笑容点点头,给了杨飞一个鄙夷的眼神后蹲下。

看着这一幕杨飞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拉,懒得再坚持,耸耸肩膀转身:“如果你们坚持打这一针,很快你们就可以把她送去火葬场了。”

中后期的血寒之症,光靠镇定剂让人稳定下来,然后利用仪器驱寒是没用的。硬是要这样去做,不过是把病人推向死神而已。但他们不相信杨飞也没办法,他已经尽了一个医者的责任,问心无愧了。

而他的话却激怒了本来挡住他的两个保镖:“臭小子,你敢诅咒我们小姐,找死!”

其中一人拳头直接就朝着杨飞的后脑勺轰去,现场看见的人都暗暗摇头,觉得杨飞太不懂事了,开始阻拦人家治疗就算了,竟然还敢说这样晦气的话,简直就是找死。一些胆小的人更是捂住了眼睛,生怕看见杨飞被打的头破血流太吓人。

可就在拳头要落在杨飞后脑勺时他下意识的偏偏头,那保镖的拳头落空擦着他侧面而过。

怎么回事?

刚才那保镖出拳是一瞬间的事情,在所有人看来杨飞都是躲不开的,可怎么看都不看一眼就躲开了?

杨飞自己也有点奇怪,换成以前的话他是根本就躲不开的,可是刚才感觉到背后异常,他轻轻偏头就避开了,有点超出他的认知。而见杨飞避开,那保镖愣了下后倒是没有多想,只当杨飞是运气好,随即再度出手,准备教训下乱说话的杨飞。

奇怪的事情再度发生,不管保镖的拳头多么的凶猛凌厉,杨飞总能提前避开,而且显得十分轻松。

连续攻击了十多次都没有碰到杨飞一根毫毛,杨飞从闪避之中也大概明白了,随着那神秘的东西冲入他身体,现在他的身体好了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一些事情可以做到了。

而见同伴没办法拿下杨飞,另外一个保镖也冲了上来,这一下杨飞生气了:“不要太过分了!”

他好心出来提醒,他们不相信也就算了,现在因为他说了句实话他们就动手,也不管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完全就是仗势欺人。

“打死你也不过分。”

听到保镖的话杨飞眼神一冷,从闪避化为了主动的出手,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保镖的手臂朝前一拉,在他失去平衡的时候膝盖弯曲狠狠的顶在了他腹部,当场那个保镖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随即转身一跃而起踹出了一脚,正面踢在了另外一个保镖的身上,那身高一米八左右,体重起码一百六的保镖就被踹飞倒地。

稳稳落地杨飞懒得多看一眼,转身就朝人群之外走去,他发现自己不单止是小丁丁有长大的趋势,身体也在逐渐好转之中,可以发挥出以前发挥不了的实力,他要安静的研究下,怎么会这样。

等杨飞离开众人也反应了过来,几个黑衣保镖就要追上去时鑫安出声叫住了他们:“不要追了,这小子不简单。”

说出这句话时眉头深皱,心中对陈耀庭的信任因为杨飞展现出来的实力有了一些松动。

不过他没有阻止陈耀庭给白雅韵打针,只是在心里希望千万不要被杨飞说对,不然的话他有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没有了杨飞打扰,陈耀庭很快就给白雅韵打了一针,原本身体轻微抽搐,紧握双拳还紧咬牙关的白雅韵平静了下来,扭曲的面容也稍微舒展,看起来已经不难受了。

心头着急的鑫安看在眼里松口气,看来那小子是胡说的。

陈耀庭观察了下也松口气,一边收拾医疗用具一边笑着说道:“安伯,那小子明显就是胡说的,赶紧让人开车过来回白家,我利用仪器治疗下,雅韵小姐就能......”

话未说完本来平静下来的白雅韵突然很痛苦一般闷哼出声,整个身体卷缩抽搐,看起来比刚才还要严重,双手紧握指甲都陷进肉里,看得见刺目的鲜红流出。

刚松口气就这般,鑫安反应过来一把揪着陈耀庭衣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耀庭笑容凝固傻眼了,一年来白雅韵发病的时候他也是那么治疗,每一次都毫无问题,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啪的一巴掌响起,鑫安直接甩了陈耀庭一巴掌:“混账,到底怎么回事?”

挨了一巴掌陈耀庭回过神来,面色苍白:“我也不知道啊,不应该这样的,一个月前她发病我也是这样治疗的啊!”

闻言鑫安更是恼怒,一脚把陈耀庭踹翻在了地上,也想起了杨飞:“快,赶紧去把刚才那个年轻人找回来,他能提前知道打针后的结果,肯定有办法治好雅韵小姐。”

几个保镖刚准备离开时,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穿过人群来到近前:“你们谁叫糟老头安伯啊?”

鑫安见到是个小女孩,按捺内心着急和不满尽量保持温和语气:“我就是安伯,但不是糟老头。”

小女孩摊开手心回道:“刚才路口一个大哥哥说把这个东西给你救人,还说你会给我钱。”

鑫安看向小女孩手心里的东西,一枚淡黄色如糖丸般的东西。眯眯眼睛后猛然惊醒:“是不是一个背着破旧背包,裤子有一个破洞的人?”

眨眨眼睛小女孩点点头:“恩,你认识吗?”

“我认识,他还说了什么吗?”

鑫安面色一喜赶紧点头。想了想小女孩回道:“那个大哥哥说什么美女血寒,两岁开始三年发病一次,九岁以后两年一次,十三岁以后一年一次,到现在一个月一次。这已经是中后期的征兆,按照以前的治疗方式是没用的,必须每次发病就去医院输血减缓痛苦。”

闻言鑫安面色微变,小女孩所言正是白雅韵从小到大的发病经过。赶紧掏出几张一百块钱递给她,拿过了那枚如糖丸般的东西,转身就要给白雅韵吃下,他相信杨飞是一个高人,不然的话是说不出这些东西来的。

“安伯,那小子衣着破烂就是土包子,他的东西不能乱吃啊。”

陈耀庭着急出来阻拦,鑫安闻言让保镖拉住了他:“他只是一看就看出了雅韵小姐发病的时间间隔,你个沽名钓誉的家伙看得出吗?”

回想刚才小女孩说的话,陈耀庭嘴角牵动:“怎么可能?”

作为一个有十年经验的专家,也遇到过不少各方面的专家,可没有谁看一眼就能判断出病人的发病间隔啊!

鑫安哼道一声把药给白雅韵吃下,而后就蹲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就这般过去了一会,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太好了!”

白雅韵正慢慢平静下来,虽然脸色还很苍白说不出话,但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

随之想到杨飞赶紧对身旁保镖说道:“找,那个年轻人也许有办法根治雅韵小姐,甚至岩少爷!”

“是!”

最新小说